好用语文自动升级的程序

                好用语文自动升级的程序


                       ——跟中学语老师谈谈心


                       于根元


               (中国传媒大学,北京  100024


 


      (选自《语文教学通讯·D刊》(学术刊)2011年1月22日第1期)


 


    摘 要:唤醒、激发并提高学生的语言能力是语文教育的重要任务之一。运用语文自动升级程序来完成这一任务是语文教师的天职。该文通过对诸多语言现象的分析,为中学语文教师用好升级程序提高学生语言能力指明了路径。


    关键词:语言能力  语文自动升级程序


    中国分类号:G424;G44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6097(2011)01002002


    作者简介:于根元(1940—),上海人,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学院语言传播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1993年起获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我们一个人在娘肚子里是整体生长的。出了娘肚子以后,也是整体生长的。一个人的整体生长,需要综合的因素,语文教育是重要的因素,但不是所有的因素。几种因素也是彼此联系的,比方历史课上的启发,在语文方面也发挥了作用。不过,语文教育毕竟有语文教育的主要任务。我们一方面不要把各个方面的任务割裂开,一方面也不要把过多的任务加到语文教育上,有的语老师更不要承担许多其他的教育任务而忽略了语文教育的主要任务。


    一个人的语文水平基本上也是整体提高的。不过语文教育还是起作用的重要方面。关于语文教育的主要任务,有人说是“听说读写”,有人说“听说读写”不是并列的而应该有重点。近来有人说除了这四个方面还应该加一个别的。我觉得这四个或五个方面都很重要,但是它们都还是围绕“教师自己用好并且帮助学生用好语文自动升级的程序”来进行的。“教师自己用好并且帮助学生用好语文自动升级的程序”,或许还不是语文教育的最根本的任务,但恐怕是我们语文教育的重要任务。


    许国璋在《〈马氏文通〉及其语言哲学》(《中国语文》1991年第3期)里介绍《马氏文通》后序首段的一个思想:“世界上一切人种,不论肤色,天皆赋予心之能意,意之能达之理。”并且认为这“叫人想到今人所说语言是‘与生俱来’的(innateness)学说”。许国璋认为这个论说,“今天的学者耳熟能详。然则马氏在一百年前得现代语言理论风气之先,是中国语言学的骄傲”。我赞成马氏和许氏的这个思想。


    我们的语文教育是唤醒学生这种与生俱来的语言能力并且帮助它发展。帮助它发展,最重要的是我们教师的身教。我们教师要留心新的好的语言现象,我们教师要提高创造语言的能力,我们教师要及时调整自己的语言观。我们经常说:“当教师的给学生一杯水,自己要有一缸水。”其实,一杯一杯给下去会有给空的时候,即使不给空,那水也不新鲜了,甚至陈腐了。我们教师应该时刻生活在活水里面,成为活水的一部分,并且努力给它增加活力。这样,我们的学生从我们这儿得到的就不仅仅是捕鱼的工具和捕鱼的本领,不仅仅是知识和打开知识宝库的钥匙,我们的学生还能自己找到知识宝库并且煅造打开知识宝库的钥匙,还能吸取、提炼前人的宝藏而且为世界增添宝藏。


    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学生从我们这儿只是学到了一些守株待兔用的知识,我们希望我们的学生有动态变化的天罗地网,头脑里有比较好的语文自动升级的程序。我想,这个程序应该也是与生俱来的,问题是我们要用好它。帮助学生用好它,关键也在于我们教师自己先用好它。


    电脑是仿人脑的。我们发愁的是电脑经常更新换代,我们要跟上发展,就要换新的电脑,成本比较贵,又麻烦。现在电脑有的部分可以升级了。我们希望电脑能比较全面地自动更新。可是,我们人脑是可以而且应该经常更新的。


近些年讨论语言能力分化的时候往往提出这样的问题:一位是中国农村的老太太,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中国话说得好;一位是外国的语言学教授,说中国话说不好,会研究中国话。谁的语言能力强?这样就把语言能力分化为交际能力、知识-研究能力。换个说法,前者是语感,后者有论感。我们语文教师的语感和论感都要强。有一定的语感又有一定的论感,从实际出发发现不同于原来理论的语言事实,及时调整我们的语言观,再用新的语言观观察语言事实,又会有新的认识,语感和论感互相促进,形成良性循环,这或许就用好了语文自动升级的程序。两者的互相促进,犹如实践和理论的互相促进。语感和论感互相促进,我这里举口语色彩词和书面语色彩词构成的双音节词及其色彩这个例子。


       20041018上午第四届社会语言学会会议成员到河北东陵文化考察。当地导游在车上说:“一会儿,大家可以听香妃的香味儿。”郭熙觉得奇怪,重复了一遍。导游说:“我们这儿听就是闻,你们要入乡随俗。”郭熙随即跟坐在边上的我讨论起来。郭熙说:“对啊,‘骇人听闻’。‘听’就是‘闻’”。我觉得受到启发:“闻”从“耳”,“听”的繁体字也从“耳”,导游不只是用了通感的修辞手法,这是口语色彩词和书面语色彩词构成并列式双音节词,还有“说道”。郭熙说还有“告诉”。我们一下子想起很多:“打击、美丽、道路、游泳、洗澡、考试、歌唱、吟诵、修改、掩盖、装饰、单独、孤独”。有的并列式的成语和四字格也是如此,如“大事小情、大呼小叫”。有的四字格是双音节词的重叠,如“哭哭啼啼”。这样的双音词有的具有口语色彩,但是有多少的差别。双音节词里有前语后书和相反两类:


打击、游泳、洗澡、说道、美丽、告诉


道路、歌唱、吟诵、行走


    第一类可能比较多,口语色彩浓一些。后一类可能比较少,书面语色彩浓一些。拿“道路”来说,“道”的书面语色彩或者说文言色彩似乎比较浓,但是北京不少人口语里说:“他还在道上走着呢。”我们现在大江南北普遍说的是“人行道”而不是“人行路”。


    用口语色彩浓的词缀“子、儿、头”等构成的双音节词口语色彩比较浓,如:


老头、老板


儿子、桌子


外头、口头


这儿、帽儿


   “者”作后缀的有书面语色彩,如“记者”,虽然没有跟它对应的口语词。


   上海说“帽子”,不说“帽儿”,虽然也跟着唱“鞋儿破,帽儿破”。北京也说“帽子”,不如“帽儿”口语色彩浓。广东说“这边”,北京不习惯。“风景这边独好”是古体诗词用的。现在又有了更带有土味儿的范围大一些的“这块”,如“这一块工作”。


  “行”和“走”在古代意义不同,后来不很严格区分,后来有了色彩的不同。有的方言里“行”是口语词,例如广东口语里说“你行先”。


   语文自动升级的程序是分层次的,怎么用好这个程序也是分层次的。


   有的人程序比较好,用得又比较好,今天或许知识等方面还差一些。明天就可能上去了。许多人是很看重这一点的。这有点像有些体育教练挑培养的苗子,注重这孩子可塑性强,心理素质好,如果是集体项目善于跟队友合作等。这有点像我们面试研究生,看他脑子清楚,可以深造,有独到见解等。这有点像有一颗好的心。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出了铸雪斋抄本蒲松龄《聊斋志异》,上册《陆判》说:读书人朱尔旦性豪放,不够聪明。一天,文社里大家喝酒,有人开玩笑说:你很豪爽,能不能深夜里把十王殿的判官背过来?如果背了来,我们大家再请你喝酒。那里十王殿的木雕判官形状很可怕的。朱尔旦果然背了来。大家见了很害怕,又叫他赶紧背回去。他背回去的时候对陆判说:我们什么时候高兴了,一起喝酒啊。第二天,大家果然请朱尔旦喝酒。他喝了酒,半醉,还不过瘾,回到家一个人挑灯又喝。这时候,陆判现身来跟他喝酒了。后来,陆判三两天来一次,两人感情越来越好,有时候在一起睡。朱尔旦有时候拿自己的文稿给陆判看,陆判都说不好。


   一夜,朱醉先寝,陆犹自酌。忽醉梦中,脏腹微痛;醒而视之,则陆危坐床前,破腔出肠胃,条条整理。愕曰:“夙无仇怨,何以见杀?”陆笑云:“勿惧,我与君易慧心耳。”从容纳肠已,复合之,末以裹足布束朱腰。作用毕,视榻上亦无血迹。腹间觉少麻木。见陆置肉块几上,问之。曰:“此君心也。作文不快,知君之毛窍塞耳。适在冥间,于千万心中,拣得佳者一枚,为君易之,留此以补缺数。”乃起,掩扉去。天明解视,则创缝已合,有线而赤者存焉。自是文思大进,过眼不忘。


   有人的情况相反。我们说不仅要“上手快”还要“后劲足”,比较长远地看人才的发展很看重“后劲足”,我觉得“教师自己用好并且帮助学生用好语文自动升级的程序”,对于自己和学生的“后劲足”是很重要的。


                                                (编辑:成向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