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学的点线面

语文教学的点线面


——《李将军列传》之“无韵之离骚”参读


徐同林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江苏南京  210039


(选自《语文教学通讯·D刊》(学术刊)20111221期)


摘 要:一篇课文,犹如一个支点;由此及彼的运动,可以成为一条线;再向多方向延展,便可以成为一个面。要获取语文教学的高效益,就必须走由点到线到面之路。解读司马迁《李将军列传》这样的经典名篇,即可采用延伸阅读法,以求触类旁通之效。可以说,《李将军列传》是一部悲壮的史诗,正如《史记》乃“无韵之离骚”那样。只不过,它是由多首既相对独立又相互联系的诗组合而成的。大而言之,七十列传等也大致如此。


关键词:史记 无韵之离骚 李将军列传 语文教学 经典阅读


中国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6097(2011)010060-04


作者简介:徐同林(1960—),教授,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文化教研室主任。主要从事大学语文教学及研究。


一篇课文,是一个支点;由此及彼的运动,可以成为一条线;再向多方向延展,便可以成为一个面。要获取语文教学的高效益,就必须走由点到线到面之路。因为,点加点再加点终归小于线,线加线再加线也终归小于面。由点到线到面的关键是运动与延伸。在语文教学中,便是从某一文本出发的师生之延伸阅读与探究思考。这里,教师的以专业学术素养为基础的指导、激发和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激发、研究性学习、专题研讨,则成为语文教学之由点到线到面的内在动力。


       一、点


一篇经典之作,固然光芒四射,可供我们“横看成岭侧成峰”地作多视角鉴赏。不少学生有能力来做这一文本阅读欣赏的功课,而且可以做到学生之间的取长补短,集思广益,和而不同。试以《史记·李将军列传》为例。


《李将军列传》是《史记》中的传记名篇。通过描写西汉“飞将军”李广的机智勇敢、廉洁宽厚,以及有功不得封爵,最后被迫自刎的不幸遭遇,塑造了一位令人叹惋的悲剧英雄形象。作者饱含感愤,文章浸透血泪,实为“无韵之离骚”的代表。该文叙事重点突出,又多细节描写。其可圈可点之处甚多,应引导学生通过预习,做出思考、讨论和交流。如以下一些思考题:


1. 试分析李广这一人物形象及其性格特征。


2. 试析李广悲剧的社会原因,以及个人性格原因。


3. 谈谈你对李广悲剧命运的看法。


4. 在塑造李广人物形象时,如何做到既重点突出又有细节描写?


5. 试分析文中作者的思想感情既饱满深厚又含蓄深沉的原因。


6. 找出文中运用对比手法的地方并指出其表现作用。


7. 李广的形象为什么感人至深,历久不衰?


8. 试收集有关李将军的诗词,并作简要分析和介绍。


9. 这些诗词分别描述李将军的哪些特征?可分为几类?


10. 标题为什么不说“李广列传”,而要称之为“李将军列传”呢?


11. 课文结尾引用孔子的名言、引用格言警句,有什么作用?


12. 试翻译课文最后一段,分析层次,并说出大意。


太史公曰:《传》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其李将军之谓也?余睹李将军悛悛如鄙人,口不能道辞。及死之日,天下知与不知,皆为尽哀。彼其忠实心诚信于士大夫也!谚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此言虽小,可以谕大也。……      


还可以让学生每人提出一个思考题,供课内外讨论。当然,不可忽视对文章的整体阅读、欣赏和领悟。应防止陷入课文教学肢解、割裂、片面的套路。


       二、线


在初步把握了文本之后,就需要作进一步的比较阅读和深入思考了。横看成岭侧成峰,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们不妨先从后人念念不忘津津乐道的有关“李将军”的诗词说起,来看《李将军列传》对后世不同层面的影响,进而从逆向反观的另一层面来阅读《史记》名篇《李将军列传》之诗性文本。


先看最富盛名的王昌龄《出塞》: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万里边关,千年征战,征人至今未还,他们唯一的呼唤便是飞将军的现身。有他在,便可以不战而胜,不战而和,不战而拒敌于国门之外。那么,也就无需这么多的征人长年累月地戍守边关了。显然,这与《李将军列传》中的飞将军之名的由来和他不战而退敌数载的事迹密切相关,而且在诗歌中是更加神奇和理想化了。再如:“昨夜秋风入汉关,朔云边月满西山。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严武《军城早秋》)“边城贵者李将军,战鼓遥疑天上闻。”(卢纶《送饯从叔辞丰州幕归嵩阳旧居》)——“李将军”俨然“胜利者”的代名词。有关飞将军之名的由来和匈奴避之数岁的事迹,《列传》中是这样记述的:


后汉以马邑城诱单于,使大军伏马邑旁谷,而广为骁骑将军,领属护军将军。是时,单于觉之,去,汉军皆无功。其后四岁,广以卫尉为将军,出雁门击匈奴。匈奴兵多,破败广军,生得广。单于素闻广贤,令曰:“得李广必生致之。”胡骑得广,广时伤病,置广两马间,络而盛卧广。行十余里,广详死,睨其旁有一胡儿骑善马,广暂腾而上胡儿马,因推堕儿,取其弓,鞭马南驰数十里,复得其余军,因引而入塞。匈奴捕者骑数百追之,广行取胡儿弓,射杀追骑,以故得脱。


广居右北平,匈奴闻之,号曰“汉之飞将军”,避之数岁,不敢入右北平。


李将军之为后人缅怀、呼唤和想往,除了他是飞将军、能够不战而退敌的这些神话色彩的因素外,还有更切实的可亲可敬的品德。这就是,武艺高强,善于骑射,爱兵如子,身先士卒: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


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卢纶《塞下曲》四首其二)


这是后世广为流传的将军射虎中石没镞的英雄故事。它揭示了多层含义,因而为人津津乐道。由于武艺高强,所以才能够艺高胆大,临危不惧;人在危急关头,往往可以激发出超乎寻常的巨大潜力,从而创造出惊人的奇迹;只有勇于面对挑战,才能不断激发潜能,不断超越自我,不断创造人间奇迹。请看原文:


广出猎,见草中石,以为虎而射之,中石没镞,视之石也。因复更射之,终不能复入石矣。广所居郡闻有虎,尝自射之。及居右北平射虎,虎腾伤广,广亦竟射杀之。


这一段被朱光潜先生所激赏的文字[1],值得细加品味。而其中所蕴涵的诗意与哲理,尤应充分领略,仔细体会。


再看高适《燕歌行》并序:“开元二十六年,客有从御史大夫张公出塞而还者,作《燕歌行》以示适。感征戍之事,因而和焉。”


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


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


枞金伐鼓下榆关,旌旗逶迤碣石间。


校尉羽书飞瀚海,单于猎火照狼山。


山川萧条极边土,胡骑凭陵杂风雨。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


大漠穷秋塞草衰,孤城落日斗兵稀。


身当恩遇常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


铁衣远戍辛勤久,玉筋应啼别离后。


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


边风飘飘那可度,绝域苍茫更何有。


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


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


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


   “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为什么呢?与“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的将军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李广从来先将士”(高适《送浑将军出塞》)。他与战士同甘共苦,身先士卒,因而深受拥戴,久为景仰,请看:


广廉,得赏赐辄分其麾下,饮食与士共之。终广之身,为二千石四十余年,家无余财,终不言家产事。……广之将兵,乏绝之处,见水,士卒不尽饮,广不近水,士卒不尽食,广不尝食。宽缓不苛,士以此爱乐为用。其射,见敌急,非在数十步之内,度不中不发,发即应弦而倒。用此,其将兵数困辱,其射猛兽亦为所伤云。


然而,这样完美无缺的将军在现实中却是有功不获赏,反而屡遭贬抑,最后落得拔剑自刎的悲壮结局。这自然引起后世文人,尤其是落魄文人极大的悲悯和同情。


王维《老将行》可谓浓缩版的《李将军列传》:


少年十五二十时,步行夺得胡马骑。


射杀山中白额虎,肯数邺下黄须儿。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卫青不败由天幸,李广无功缘数奇。


自从弃置便衰朽,世事蹉跎成白首。


昔时飞雀无全目,今日垂杨生左肘。


路旁时卖故侯瓜,门前学种先生柳。


苍茫古木连穷巷,寥落寒山对虚牖。


誓令疏勒出飞泉,不似颖川空使酒。


贺兰山下阵如云,羽檄交驰日夕闻。


节使三河募年少,诏书五道出将军。


试拂铁衣如雪色,聊持宝剑动星文。


愿得燕弓射大将,耻令越甲鸣吾君。


莫嫌旧日云中守,犹堪一战取功勋。


诗写如李广那样的一位老将,年少勇战,转战沙场,后因为“无功”而被弃。然而他并不服老,在边塞烽火重燃,情势危急之际,他披衣持剑,欲一射取功。全诗三十句,每十句为一层。先写少年时代的智勇、功绩和命运的不公。次写老将被遗弃的清苦生活和壮心不已的情怀。后写边烽燃急,老将欲应诏杀敌立功的衷肠。对照《李将军列传》,诗中“贺兰山下阵如云,羽檄交驰日夕闻。节使三河募年少,诏书五道出将军”与文中“居无何,匈奴入杀辽西太守,败韩将军,后韩将军徙右北平。于是天子乃召拜广为右北平太守”“……后二岁,大将军、骠骑将军大出击匈奴,广数自请行。天子以为老,弗许;良久乃许之,以为前将军”诗文极其吻合。皆表现了李广这样的将领壮心不已,誓死杀敌立功的夙愿。只不过,诗中把李广最后的愤极自刎的情节省略了,而是以一种杀敌建功的愿景作结,使这首诗洋溢着“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感奋情怀,体现了昂扬奋发的盛唐气象。当然,诗中的“无功”、“数奇”、“衰朽”、“蹉跎”、“苍茫”、“寥落”、“莫嫌”、“犹堪”等字眼,仍然透露出李广悲剧人生的底色。


类似的诗歌还有如李白《塞下曲六首》之六:“烽火动沙漠,连照甘泉云。汉皇按剑起,还召李将军。兵气天上合,鼓声陇底闻。横行负勇气,一战净妖氛。”李白《古风之六》:“代马不思越,越禽不恋燕。情性有所习,土风固其然。昔别雁门关,今戍龙庭前,惊沙乱海日,飞雪迷胡天。蟣虱生虎鹖,心魂逐旌旃。苦战功不赏,忠诚难可宣。谁怜李飞将,白首没三边。”高适《塞上》:“东出卢龙塞,浩然客思孤。亭堠列万里,汉兵犹备胡。边尘涨北溟,虏骑正南驱。转斗岂长策,和亲非远图。惟昔李将军,按节出皇都。总戎扫大漠,一战擒单于。常怀感激心,愿效纵横谟。倚剑欲谁语,关河空郁纡。”等等,透露出“时危见臣节,世乱识忠良”的忠勇与愤慨。


更有不少诗歌嗟叹“李广难封”的不平。杜甫《曲江三章章五句》其三:“自断此生休问天,杜曲幸有桑麻田,故将移住南山边。短衣匹马随李广,看射猛虎终残年。”李嘉佑《送马将军奏事毕归滑州使幕》:“还嗟李广未封侯。”苏泂《雨中花·夜行船》:“叹天生李广,才气无双,不得封侯。”刘省斋《沁园春》:“行藏事,笑不侯李广,射石夸雄。仰天一问穷通。叹风虎云龙时未逢。”这些自然是源于列传中李广一而再再而三地力战获罪的记述。雁门出击战,李广因为寡不敌众,兵败被俘,却能够飞身夺得敌骑,射杀追兵,而从虎口脱险。可是,“于是至汉,汉下广吏。吏当广所失亡多,为虏所生得,当斩,赎为庶人。”右北平之战,李广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沉着镇定,身先士卒,奋勇死战,直至援军到来。可是,“是时广军几没,罢归。汉法,博望侯留迟后期,当死,赎为庶人。广军功自如,无赏。”于是,李广忿然质问:“自汉击匈奴而广未尝不在其中,而诸部校尉以下,才能不及中人,然以击胡军功取侯者数十人,而广不为后人,然无尺寸之功以得封邑者,何也?岂吾相不当侯邪?且固命也?”终于在最后的从卫青击匈奴的漠北大战中,从军47载(中有2年被贬为庶民)的李广以花甲之年主动请缨,奋勇当先,但是在君王和主帅暗中的偏狭排疑中,迷路受责,“遂引刀自刭。”


后世诗歌传写李将军,不管是歌颂景仰,呼唤缅怀,还是同情愤慨,皆原本于《李将军列传》这一诗性文本。所以说这是一首无韵的“叙事诗”。它的内容丰富深厚,后来的诗人从中攫取吉光片羽,写就了一首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名篇佳作。作为读者的我们,是不可以顾此失彼,舍本逐末的。


      三、面


《李将军列传》这首丰富而精湛的叙事诗,在《史记》中是很突出的一篇。明代茅坤曾曰:“李将军于汉,为最名将,而最无功,故太史公极意摹写淋漓,悲咽可涕。”“最名将”、“最无功”的矛盾反差,不免使我们百思不得其解。所以,要参透本篇,全面历史地审视李广将军,还要参读其他有关的篇章,把他放在汉匈战争的大背景下来考察和评价。例如:


李将军作战对象匈奴,《匈奴列传》;与李将军悲剧命运成对照的卫青大将军,《卫将军骠骑列传》;所谓“冯唐易老,李广难封”,与李广并称的冯唐,《张释之冯唐列传》;李广的先人李信将军逐得燕太子丹人头者,《刺客列传》《燕召公世家》;明述了作书之本旨,概述了各篇的写作旨趣,《太史公自序》;“识得此书,便识得一部《史记》”[2],《报任安书》;……


我们确实必须把李将军与其他将领参联起来看,如与卫青、霍去病结合起来审察。黄震在《黄氏日抄》中说:“凡看卫霍传,须合李广看,卫霍深入二千里,声振华夷,今看其传,不值一钱。李广每战辄北,困踬终身,今看其传,英风如在。史氏抑扬予夺之妙,岂常手可望哉?”故刘咸炘在《太史公书知意》中引黄淳耀的话:“卫将军数万骑未尝挫衄,其将略优于广远矣。且出雁门时,广所将万骑,乃为敌所得。”卫青将兵数万,多有战功,而李广所将万骑,常为敌所得。但是,“太史公以孤愤之故,叙广不啻出口而传卫青若不直一钱。然随文读之,广与青之优劣终不掩”。[3]就《李将军列传》而言,因为“太史公以孤愤之故”,满怀孤愤之情,来描述具有人格美的旷世将军,从而感染了我们无数读者,于是从情感上倾向于李将军;但若将其置于汉匈战争的宽广背景上来审察,他的悲剧乃实属“自然”,自己使然。他的性格缺陷和能力不足,与卫青等受封将领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这就看你是怎么读《李将军列传》这样的经典名篇了。是作为文学,而且是“无韵之离骚”,作为叙事诗,那么,我们情感的天平自然会倾向“飞将军”。但是,作为历史,战争史,或者军事人物来研究,我们把他放在整个战争之中,与其他战功显赫的将领比较,则理性的天平就会有不同的倾斜了。


其实,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表明过他所推崇的一种人格美:“修身者,智之府也;爱施者,仁之端也;取与者,义之符也;耻辱者,勇之决也;立名者,行之极也。士有此五者,然后可以讬于世,列君子之林矣。”李广将军正是具有人格美的典范。于是,因为这位将军“勇于当敌,仁爱士卒,号令不烦,师徒向之,作《李将军列传》第四十九。”(《太史公自序》)这指明了司马迁为李广作传是因其仁、勇的为人,这与“直曲塞,广河南,破祁连,通西国,靡北胡,作《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只是表彰其战功之大是决然不相同的。[4]


不仅如此,《史记》十大名篇,以及整个《史记》中还有许多类似的情形。


大江东去,楚王流芳——《项羽本纪》


礼贤下士,威服九州——《信陵君列传》


文武双雄,英风伟概——《廉颇蔺相如列传》


功成不居,不屈权贵——《鲁仲连邹阳列传》


旷世奇才,悲凉收场——《淮阴侯列传》


官场显形,栩栩如生——《魏其武安侯列传》


戎马一生,终难封侯——《李将军列传》


汉匈和亲,文化交融——《匈奴列传》


商道货殖,安邦定国——《货殖列传》


史公记史,千古传颂——《太史公自序》


这主要是因为“他在《李将军列传》的写作上自觉不自觉地更多地注入了自己的个人感情,造成了《李将军列传》文笔多于史笔,情感多于理性的结果。其次,在司马迁的情感意识中有着强烈的悲悯情结。这种情结的产生源于他个人悲惨的人生遭遇,使他对历史上那些影响重大,卓尔不群却结局悲惨的人物,如项羽、陈涉、吴起、屈原、韩信等有着天然的认同感与同情心……也正因为这些人物浸透着他强烈的感情色彩,所以他们一个个才如此鲜活生动,跃出纸端。”[5]就上述十篇列传看,它们至少有这样的共同点,即像《李将军列传》那样,为后世众多诗人所追写传唱与复制。仅以有关项羽虞姬的诗词为例,据笔者不完全收集,就有万字之多。其诗意的洋溢,由此可见一斑。


 


以上,由《李将军列传》这一篇文章,向有关诗词,有关篇章,乃至整部“无韵之离骚”《史记》,以及中国诗史上的众多有关咏史诗词,做拓展延伸阅读与研究。如此,我们会有新的、更高的、或者更全面中肯的体会和见解。这样的由点到线到面的的教学、研读,应是我们高等语文教育的路径之一。至于其“点”的选择,其“线”的延伸,及其“面”的拓展,实在是文无定法,全赖有心者朝着既定方向去描画,去探寻,去前行。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志向经典,阅读原著,那么,语文经典的无尽宝藏就会呈现在的众多语文研习者的面前。只要强教必崇文,那么,“强国必强教”或许才不至于落空,而会揭开壮丽的新篇章。


参考文献:


[1] 朱光潜.咬文嚼字[A].朱光潜美学文学论文选集[M].湖南人民出版社,1980.


[2] 孙执升.评注昭明文选[M].


[3] 韩兆琦.史记选注集评[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


[4] 张强,陆平.赞德鸣冤抗争——李将军列传深读[J].现代语文:文学研究版,20092.


[5] 杨宁宁.从汉匈战争中认识真实的李广[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


(编辑:成向阳)


 

发表评论